买卖靓号就来第一靓号网,第一靓号网,精选手机靓号,精品移动号码
第一靓号网靓号热线 15699992909
第一靓号网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美长明年2月去职

2018-12-22 11:57|来源:第一靓号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20日傍晚在社交推特上宣布,长马蒂斯将于明年2月底去职,他将很快提名新防长人选。美媒随即披露了马蒂斯当天早些时候致特朗普的辞职信。据美国报道,马蒂斯与特朗普在美国是否应该从叙利亚撤军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马蒂斯现年68岁,1969年参军,长期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参加了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还担任过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美国普遍认为,马蒂斯去职的直接导火索是特朗普19日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20日下午马蒂斯曾前往白宫劝说特朗普不要从叙利亚撤军,在遭到特朗普后,马蒂斯告诉特朗普自己辞职。

  当天,马蒂斯致信特朗普说,他的“核心”是,美国的实力“与美国独特而全面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体系的力量密不可分”。他声称,美国应当尊重盟国,为盟国提供“有效领导”,特朗普尊重盟友并加强与盟友关系以更好地自身利益。在辞职信中,马蒂斯还对特朗普说:“您有权任命一位在这些和其他问题上与您观点更一致的长。因此,我相信到我离职的时候了。”他在信中明确自己去职的时间是明年2月28日。

  马蒂斯的去职是美国中期选举后特朗普又一高层人事变动。本月7日,特朗普宣布提名威廉·巴尔和希瑟·诺尔特分别出任美国司法部长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此后,特朗普又接连宣布米克·马尔瓦尼将出任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内政部长瑞安·津克将于今年年底去职。

  不过,在特朗普中,马蒂斯不是普通的内阁官员。作为美国长,他是总统国防相关事务的主要顾问,负责制定和执行总体国防政策,也是内阁和委员会。而且,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提名马蒂斯出任长,马蒂斯的提名在几乎得到全票通过。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说,特朗普将在年底前提名新防长人选。但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能否找到既主动向他靠拢看齐,又与马蒂斯的经验和相当,还能在山上获得跨党派大面积支持的新防长人选,目前尚难见端倪。

  此外,五角大楼官员20日又透露,已接到从阿富汗撤回半数兵力的命令。据美国报道,撤军决定并未事先通报盟国。美媒称,包括马蒂斯在内,美国政、军、外交界许多人士都反对特朗普这两项决定。他们认为特朗普所称已在叙战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并不属实,担忧“孤立主义是美国及其盟友的软弱战略”。文/综合

  上任之初,美国长马蒂斯曾被认为是落实特朗普政策的得力助手。也正因此,特朗普对前者曾经赏识有加。令人唏嘘的是,马蒂斯如今在辞职信中不无怨气地表达:“您有权任命一位在这些和其他问题上与您观点更一致的长。因此我相信,我的辞职是正确之举。”

  众所周知,即便是在美国党中,特朗普也算是一个典型的强硬派。那么,马蒂斯因意见不合辞职,是因为这位即将离职的长太软弱吗?

  2016年底,特朗普刚刚提名马蒂斯为长人选之时,将这位即将就任的长贴上的标签叫做“的战争狂人”。这样的评价也牵出了马蒂斯在军中获得的一文一武两个外号:“”“武僧”。

  詹姆斯·马蒂斯1950年9月8日出生于特区,1972年于美国海军学院(学制5年)毕业后进入陆战队第一旅服役,曾作为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参加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2007年10月,詹姆斯·马蒂斯出任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兼北约盟型司令部司令。2010年,出任以中东、南亚和非洲撒哈拉地区为责任区域的中央司令部司令,总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大战场战事。2013年,马蒂斯的军旅生涯定格在了46年这个数字上,当年,衔至四星上将的他卸任并退出现役。

  纵观其整个军旅生涯,称马蒂斯是一个好战绝不过分。当基层指挥员时,他每逢战事必身先士卒,即便后来身为高级指挥员,他同样会在战斗前深入前线部队进行互动。这让他被评价为“第二个巴顿将军”。除了作战强硬,马蒂斯口无遮拦的风格同样给人以战争狂人的印象。在阿富汗,马蒂斯甚至曾对其士兵表示:“那些家伙不应属于人类,对他们是极大的乐趣。”而这,也正是“”的来历。

  虽然口无遮拦,但马蒂斯绝非一个“大老粗”。根据马蒂斯的朋友披露,他酷爱阅读,家中有7000本藏书。即使在执行任务时,马蒂斯也书不离手,再加之马蒂斯至今未婚,因此“武僧”成了他的另一个外号。

  对于任何一位美国长,中美两军关系无疑都是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而马蒂斯在任的两年时间里,其对于中国的公开经历了一个大转变。

  今年上半年的香格里拉峰会上,马蒂斯对于中国的公开比日前美副总统彭斯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8年6月,马蒂斯上任近一年半后首次访华。在此行前夕,其在上称,他此行来华将是一个“倾听”之旅。如果说马蒂斯那时的态度转变是为了营造访华的良好氛围,那么今年10月在中美两国防长在第五届新加坡东盟防长扩大会期间的会谈来得更为“实在”。

  会谈中,中国防长魏凤和与马蒂斯达成共识:当前两军应认真落实两国元首共识,加强交往,增进互信,深化沟通,管控风险,推动两军关系成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器。马蒂斯特别提到,美中之间存在分歧,但分歧不是对抗,竞争也不意味着敌对。美方愿致力于发展两军关系,认为加强合作是两军关系发展的唯一合理途径。当前形势下,希望继续加强两军各层级沟通交往,用好互信合作机制,使两军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发展。

  此外,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曾有外媒指出由于近段时间中美两军接连发生南海驱离等事件,导致原本的防长互访搁置。不过,就在10月的新加坡会面上,马蒂斯再次向魏凤和发出访美邀请,一个月后魏凤和与马蒂斯在美国见面。而这也是半年内,中美防长的第三次会面。访美结束后,我回应称魏凤和访美取得积极的建设性。

  关于马蒂斯即将辞职的传闻在两个月前就早已成为最火热的谈资。更为滑稽的是,因强硬而备受赏识的马蒂斯如今让特朗普不满的原因,竟然是不够强硬,特朗普甚至公开马蒂斯像一个党人。

  《邮报》知名记者伍德沃德此前透露,特朗普近来对他的长有一个新的绰号:“温和的狗”。

  究其原因,是由于上任防长后马蒂斯试图特朗普在叙利亚和伊朗等问题上的“最的冲动”。《环球时报》曾披露称,马蒂斯虽然在公开场合从不直接特朗普,但私下里经常表达与特朗普不同的意见,比如,他反对特朗普对北约的政策,反对任意取消美韩大规模联合军演,对特朗普动辄“退群”也颇具微词。

  虽然两个月前马蒂斯对传言嗤之以鼻,并向美媒进行了否认,但传言如今已经成真,其辞职信也同样侧面印证了此前的分析。

  特朗普执意从叙利亚撤军之后,马蒂斯火速辞职。已经被披露的辞职信中,马蒂斯称:“您有权任命一位在这些和其他问题上与您观点更一致的长。因此,我相信到我离职的时候了。”信中,马蒂斯明确自己去职的时间是明年2月28日。

  有评论称,马蒂斯的辞职将使特朗普内阁失去最后一点的力量。这将对中美两国、两军关系产生何种影响?对此,北青报记者对评论员宋忠平进行了专访。

  宋忠平:马蒂斯和特朗普之间在很多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已经不是秘密,包括美在阿富汗撤军问题、组建天军问题上,特朗普与马蒂斯之间的分歧十分严重。在马蒂斯已经在上述问题上作出许多的背景下,此次特朗普继续从叙利亚撤军,直接成为马蒂斯辞职的导火索。从形式上看是马蒂斯主动递交辞呈,但特朗普在与防长的博弈过程中更为强势,因此说成特朗普将其“挤走”,也并不过分。

  宋忠平:马蒂斯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四星上将而言,他一点都不软弱。不论是在战场一线还是在指挥员岗位上,马蒂斯都表现得十分强硬、好战,甚至因此得名“”。但是退役后在军事外交领域,马蒂斯表现得相对更为成熟、,但我并不认为这和强硬有什么矛盾。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个退役的四星上将和特朗普这样一个商人总统搭班,马蒂斯在很多国防、外交问题上都有很鲜明的个人意志和看法。但他的这些看法显然和特朗普发生了严重分歧,在后者的眼里,马蒂斯无疑是一个不够听话的防长。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顾问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却和特朗普形成了很强的默契,他们相比于的马蒂斯要激进许多。在这样的氛围下,马蒂斯影响特朗普的能力十分有限,要想实现他的个人抱负几乎无望。作为一个退役的四星上将,马蒂斯绝非处处的性格,实际上等待他的选择,只有辞职离开。

  宋忠平:少了马蒂斯这个相对的内阁“重臣”,可以预见特朗普的国防政策将更加激进,这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和特朗普意见相左的马蒂斯离职,换上来的新任防长一定会是一个和总统意见统一的,甚至是的执行者。客观上,这对于特朗普落实其、政策有帮助,减少了成本。第二,与其说特朗普和马蒂斯的意见相左,不如说特朗普、博尔顿、蓬佩奥这三个人的意见与马蒂斯相左。相互信任的三个人之间一个共识就是,更加激进,尤其表现在对华态度中。

  可以这么说,马蒂斯的离职确实会引发美国对华更加激进的风险。实际上,美国继在南海、问题上发难中国后,又打出“牌”。中美双方此前已经达成共识认为,应推动中美两军关系成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器,应该在南海、朝核等各领域加强合作、交流。而这种合作、交流的关系一旦戛然而止或者有所降低,对于两军关系的发展都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引发双方误判。

  宋忠平:特朗普所作出的撤军决定,只涉及在叙利亚境内的2000名地面作战部队。这只是象征意义上的撤军,驻扎在红海、波斯湾一带的美海军、空军力量并没有撤退。只不过对于叙利亚境内目标的打击,以后将更多采取“外科手术刀”类的精准打击。美军在中东的军事存在,并没有撤离。因此,撤回2000名地面部队就认为特朗普不够强硬,力不强。

  此外,像上文所说,特朗普和马蒂斯之间的矛盾点,不在于强硬与否。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总统,需要自己能够掌控全局,说话算话。“不听话”的马蒂斯不论强硬与否,都不会得到特朗普的赏识。

  宋忠平:特朗普是商人出身,成本计算是他的执政逻辑。他认为,在他国打代理人战争是最符合美国利益的。另外,对于“伊斯兰国”的打击,美国似乎从来都不够坚定。如果“伊斯兰国”的力量完全被消灭,俄罗斯和阿萨德也会受益。

  总而言之,特朗普所提出的美国优先,实际上是想让他国更多地付出成本,使得美国利益最大化,但绝非真正地实施战略收缩。从军事角度而言,特朗普比前几任总统甚至更加激进,美国一贯的全球战略也不会发生根本变化。文/本报记者李岩

东莞手机号码手机吉祥号 英镑还会跌到8以下吗5G手 手机靓号频遭敲诈昆明移 书香府邸酒店3D什么时候最 台州号码网3D什么时候最容 查询手机号码机主转网交 曲靖999手机网昆明移动: 中关村特价手机网过户已 手机网游代理昆明警方携 温州靓号南京移动回应“ 老王影院吉利汽车19年总销 申请qq号免费靓号博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