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靓号就来第一靓号网
主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惠农卡里有猫腻?2万余人主动说清问题的背后

2018-12-08 11:25|来源:未知

  图为四川省宁南县西瑶镇村民在民生扶贫移民监督大数据平台查询终端一体机上查询“一”信息。陈昌 摄

  初冬时节,四川省雷波县阿合哈洛草原仍美景如画。高山草原是这里的名片之一,养活了一代代人,也了当地的发展。这片生态脆弱的高原草场,是四川大小凉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一个缩影。

  “草原补贴是国家生态、促进牧民增收的一项补助,这片美丽的草原绝不容许乱伸手的‘土拨鼠’。”在烂坝子乡日前召开的清退草原补贴和生态补偿金截留款现场会上,乡纪委副舒钦勇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马口村村民张永富拍到手心都红了,心中也跟着热火起来。

  从今年6月开始,四川省持续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管理问题专项治理,从群众最关切、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入手,疾风厉势整治“一”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专项治理期间,全省共清理银行卡4000余万张,2万余人主动向组织说清问题。不少像张永富一样的农牧民,终于领到了本属于自己的补贴金。

  去年12月22日,还在草场放羊的张永富,偶然听邻村村民说起,国家有一笔草原补贴。“怎么从来没听说还有这样的补贴,村里也没通知去领。”张永富想不通,自己应得的补贴为何被截留了。

  赶回羊群,趁着暮色,张永富跟20名同样没有拿到补助款的村民,怒气冲冲地敲开乡纪委办公室的门。

  此时,舒钦勇还在加班,见这么多村民挤过来,还没回过神,就听到张永富急切地:“草原补贴被个别村干部‘吃’了,村民一直没拿到惠农卡,也没领到钱。我们需要一个说法!”

  问题出在哪?作为全国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凉山州目前尚有贫困村1118个、贫困人口49.1万。2017年,全州仅惠农补贴项目就有60多项,10多个部门参与管理、多家银行负责兑现,一户贫困户最多有14张卡。这些难以集中管理的惠农卡,成为少数基层干部垂涎的“唐僧肉”。

  喜德县纪委发现,在发放高寒山区农牧民特困群活救助金期间,程鹏菲利用职务之便,与该局工作人员郑贵林合伙,借用他人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以一户多人的方式将信息多次复制粘贴到24个乡镇资料中。一年之内,两人先后6次套取资金共计209.6万元。

  多卡发放、多头管理,容易带来监管盲区。四川省纪委监委通过分析近年来全省扶贫领域查办的案例发现,“一”管理发放各环节都存在风险:信息不够公开,资金“一拨了之”,兑付差错较大,监管缺位,虚报冒领、挤占挪用等问题易发多发。而来自省审计厅的数据也了这点:惠农资金专项审计中抽查的757个乡镇,查出违纪违规及管理不规范金额19.73亿元。

  问题就是导向,精准扶贫也需精准治理。今年4月20日,按照省纪委监委部署,凉山州率先启动“清卡行动”,严肃查处“一”发放过程中存在的贪污侵占、截留挪用、虚报冒领、私存私分等违纪违法问题。

  6月11日,针对“一”管理发放中存在的问题,四川省纪委监委联合省委农工委、省财政厅、省审计厅、省银监局,在全省集中开展为期3个月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管理问题专项治理,推动各级党委、及有关职能部门履职尽责、建章立制、强化监管,确保惠民惠农资金每一分都用在群众身上。